不间不界 - _分节阅读_2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然而最令他关注的,是文中有一个向导配角,名字与他一模一样,下场非常悲惨,这位配角天赋高,爱慕虚荣且水性杨花,小说初期追求哨兵学校‘塔’中一个十分优秀的哨兵,失败后归罪于两名男主,数次对他们进行恶意针对,是一个负面形象的存在。

    然而在全文中期,配角被一个对他求而不得的哨兵毁掉了腺体,成为一个所谓的废人,他从被众人仰慕到被嫌弃怜悯,受不了其中落差,最终选择自杀。

    岑禛默默点开终端内他目前的学生信息,性别:向导·男,精神力:A,体能:B,他又拉取了近期的一系列聊天记录,一条是他邀请一个姓名十分熟悉,就是小说内拒绝配角追求的那名哨兵,出去吃饭的信息,其余则尽是些备注为‘备胎3’或者‘备胎9’发来的暧昧话语。

    “……”岑禛觉得事态有些糟糕,即便现在的他还不能准确理解到腺体、精神力、精神体这些词汇的具体含义。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先是将原主全部的聊骚对象拉黑,再一边凭着直觉在向导学校‘白塔’里学习,一边探查书里的内容究竟是不是这个世界运行的轨迹,出乎他的意料,文内较为明显的,容易证实的信息近乎完美地复刻在了现实当中。

    譬如两名男主都真实存在,年龄班级一致,长相也与小说的形容相对应。岑禛并没有贸然去接近他们,因为在原文中,自己这个配角要在三个月后的一场联谊会上,才能与他们相遇,如果冒失地大幅改变剧情,他不敢确定蝴蝶翅膀究竟会掀起怎样的风浪,万一引得害死配角的那个疯狂哨兵提前登场,岑禛这个连自己精神力在哪都没摸清楚的假向导,怕是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联谊,是哨兵与向导结识的主要途径,另一大途径则是国家强制分配,毕竟哨兵这种天生为战争而生的特殊人种,从塔毕业之后,便会被其他星球的各个国家、组织争相雇佣。

    他们五感敏锐,体能发达,缺点是五感过于灵敏,导致每时每刻都在接收过多冗余的信息,当他们情绪极端紧绷烦躁时,就很容易进入狂躁状态,狂躁中的哨兵会无差别地攻击身边的一切,直至筋疲力竭。

    而向导就是为了安抚哨兵,帮助其控制五感存在的,每个向导都生来自带令哨兵放松的信息素,以及强大的精神力,他们能够与哨兵建立精神链接,收放哨兵的感官,从而平稳对方的情绪。

    哨兵与向导相伴相生,无法分割,所以塔与白塔之间的联谊会也就频繁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岑禛来到这里的短短三个月内就碰到了十来次,他无一例外地全部推掉,接着偷偷地在教室最后一排查看终端里的一年级课文:《向导常识》。

    他反常的行为引起不少同学的关注,有人还大胆地询问岑禛怎么不参加联谊会了,平常他不是最喜欢联谊了吗。

    彼时的岑禛正在研究什么是“精神体”。每个哨兵和向导都会拥有独属于他们的一只精神体,形象是一只动物,动物的全部行为都反应着他们内心真实的情绪,无法伪装。

    精神体与一般的动物不同,它们存在于更高的维度,除了主人之外,只有精神力强于它主人的同性,或者与它主人相容度高于60%的异性才可以看到,触碰到它们。

    岑禛直接对同学留下一句,“我变了,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岑禛了。”,随后打开了关于相容度词条的那一页。

    哨兵与向导之间精神的契合程度称之为相容度,二者想要结合,相容度必须高于60%,高于80%就可以轻松建立精神链接,如果高于90%,双方之间会产生一种奇妙的吸引力,称之为灵魂共鸣,这种情况极为罕见,可遇不可求。

    每当看过一个词汇,后面就会出现一系列与之相伴的新词,比如‘结合’,又比如结合释义中的‘精神空间’,再比如伴随精神空间而生的‘精神黑洞’……等岑禛勉强理解了这个世界的设定,初步有些适应的时候,居然就已经到了小说第一章开始的时间线,即男一男二在联谊会上的邂逅,而与岑禛同名的配角也自此开始了他作死而短暂的一生。

    小说前五章的内容很简单:联谊会上有一个组队配合的小游戏,大会主持人抽签,抽中的人上台选择自己的异性同伴,选择的方式有两种,一是直接点名,二是由教务系统查询出与其相容度最高的三名异性,上台者再在三者中间进行挑选。

    无论哪种方式的被点选者都默认不允许拒绝。

    文中作死配角和男一哨兵都被主持人抽上了台,配角当然是第一种方式,直接点了他追求的那名哨兵,而男一则是进行了系统查询,这也就认识了与他相容性高达89%的向导男二。

    缺失的1%后来被他们称做最完美的遗憾,并且在全文最后大决战中情感爆发,得到了突破,二者之间产生了90%相容度的灵魂羁绊。

    游戏中,作死配角凭借自己A级精神力,开局获得了极大的优势,他趁机向他追求的哨兵提出如果获胜二人就交往的提议,配角虽然是出了名的水性杨花,但毕竟精神力摆在那里,哨兵确实也馋,便不置可否没有做声,配角便自作主张当他是默许了。

    但万万没想到游戏后期杀出了男一男二,利用了配角的掉以轻心摆了他一道,一举逆袭摘得桂冠。哨兵们天生争强好胜,胜负欲强,配角这边的哨兵气得留下一句徒有其表,翻脸走了,配角更是气得放出狠话说这事绝对没完。

    岑禛今天所行的目的很明确,当然不会是什么打败男主获得游戏胜利,他想要知道小说的剧情能否真正被改变。

    他已经做出了许多与原着人设不同的行为,至今也没有什么作者、系统跳出来纠正他的行为,这就代表着世界中细小的改变是允许的,那么如果他造成了剧情较大的改变,这时候,世界线会是直接与原着背离,还是被不知名的力量再强行扭回小说剧情呢?

    小说是给了一个框架,可以随意涂抹修改,还是给了一个牢笼,无论如何偏离都会回到最初的轨道?

    前者,那就还好,但若是后者,岑禛就有点无法想象自己日后自杀的场景。

    所谓‘腺体’,就是向导和哨兵信息素的来源,与精神力也有极为重要的关系,存在于左颈侧。腺体受伤坏死后,向导和哨兵就会成为一名普通人类,这是岑禛通过书本定义总结的,然而他原本就是个普通人,真的走剧情,他无非是变回了先前的自己。

    这个星球的国家政府由于太有钱了,对于‘废人’的保护政策还很完善,简直就是提前过上美妙无比的养老生活,岑禛完全不觉得现在的他会因为什么落差感去自杀。

    剧情中配角手持的中彩号码是130,岑禛本想避开130这个数字,想想还是不稳妥,最后他干脆入场时直接拒绝领取号码,从源头处彻底断绝被主持人抽上台的可能。

    作者有话要说:写哨兵向导最痛苦的一点……就是开局总要想尽一切办法,见缝插针地解释设定。

    这篇和我之前写的那篇向哨文的设定有出入,如果有看过前文的,不要搞混了。

    谢谢还只有文案时就投雷的两位小伙伴!

    本文更新期间还请各位多多支持,喜欢就点个收藏,多留言互动啦!

    第2章

    联谊会举办的场地在一个极为空旷的广场上,和煦的微风与飘扬的旗帜是天然的白噪音,每隔五米就会有机器侍者提供食物和饮料,花里胡哨的点心都为向导准备的,只有白水才是供给因味觉发达而无缘享受美食的哨兵们。

    岑禛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安静地取用食物,顺带等待游戏环节的开始,中途来了五波试图与他搭讪的哨兵,其中一位话里话外还流露出曾经与他暧昧过的意味,以及少许一觉醒来突然莫名其妙被拉黑的埋怨。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