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间不界 - _分节阅读_6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整篇百万字的小说里,男主前前后后遇到了数不清的敌人,小到塔里欺凌同学的校霸,大到动辄辗平一个星球的恐怖分子,不管前期处境多么劣势,后期主角总会追补回来,将坏人一网打尽。

    就除了一个例外:黑暗哨兵1802.

    没有姓没有名,没有长相描述,没有生平记载,仅有一个代号——黑暗哨兵1802.

    黑暗哨兵是一个中性词,指的是精神力高,不太需要向导帮助的哨兵,这类哨兵非常极端,优秀的极为优秀,坏的也坏到了骨子里。首席哨兵大多都是黑暗哨兵,监狱里关押的那些罪恶滔天的犯人也多数为黑暗哨兵,因为他们相较于普通哨兵显得更为独立,难受到管教和拘束。

    至于黑暗哨兵1802,这个人是文章中的反派,却又不是传统反派,因为他不是只针对主角他们一行人,而是针对整个世界,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他,很少亲自杀人,也不屑于动手杀人,他就是挑拨,就是搞事情。

    岑禛甚至猜想过,如果不是1802后来当着全世界的面焚火自杀,将自己烧成一团灰炭,小说笔下的那些星球和种族指不定还要被他玩弄多久。

    当然,他就连死后还不肯消停,留下了一大堆的麻烦,令无数人头疼不已,后来不管主角遇到什么问题,只要往深处查,总能或多或少查到其中有1802的手笔。

    在他死之前,他黑了数百个星球的网络,造成全世界通讯瘫痪,就是为了让全世界的人民看他自杀,遗言还很简单:

    “我自觉醒起患了精神空间萎缩综合症,没有和我相容度合适的向导,我肯定是不愿意在精神黑洞中永眠的,所以我要先死一步。”

    说完,哗哗燃油往房间各个角落一倒,再给自己洗个头,点火爆炸,一气呵成。

    孽障一死,举世界欢庆,但如果这单单是个自杀直播也就算了,关键是1802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倒燃油的时候,还刻意将镜头随着在房间里缓慢地转了一圈,而他的房间就跟情报军机处似的,墙上桌上地上哪哪都是摊平大敞的各国机密资料。

    一时间各个国家组织表面嘻嘻哈哈欢度新春,背地里将1802的直播影像逐帧反复观看不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甚至恨不得时光倒流,拼死也要护下1802的神仙小房屋。

    就连男一男二也无奈地表示:生前恨他恨得牙痒,死后居然要把他当作一门学问来钻研,一天到晚看几十遍1802的自焚视频,人都要抑郁了。

    岑禛的思绪从小说回到现实,面前这位精神域极其狭窄的哨兵,学号就这么恰好是1802倒过来的2081,联谊会上没有哨兵看得到他的狮子,不就恰好证明他的精神力极高?至于精神空间萎缩综合症……岑禛陷入迷惑,连御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契合度为60.23%?

    要么是他敏感了,连御就是个路人精神病而已;要么就是黑暗哨兵1802是个大憨批,能救他的向导近在眼前,可惜他没有发现。

    后者基本不成立,每个向导出生后定期要去中央医院体检登记信息,觉醒后白塔也会记录他们的精神力和体能状态,原文中的岑禛又不是什么喜欢藏着掖着的类型,这样连御还能匹配不到?

    而且1802的遗言中还提到他是自觉醒起就换了萎缩症,一般哨兵的觉醒时间是10岁至12岁,这也就不存在‘岑禛’已经被毁掉腺体之后他才开始找寻合适向导治病的情况。

    虽然一切分析都指向第一种情况,但岑禛还是觉得2081和1802太过巧合,他接过十的号码牌,扣在胸前,接着在指定的比赛区域中站好,暗自决定再观察这个精神病一会。

    精神病显然对岑禛内心的风起云涌一无所知,他笑眯眯地绕着岑禛转了一圈,突然说:“你眼睛真漂亮。”

    “……”岑禛面无表情地闭上了眼睛。

    “透亮的碧蓝色,像海洋,也像天空……你的精神体不肯放出来,是因为是海洋生物吗?”

    “……”

    “海豚?水母?还是……总不能是海星吧?”

    “安静,你吵着我听规则了。”

    其实现场除了岑禛根本没有任何人在听教导主任讲解,毕竟是联谊会保留项目,大部分人都对细节了然于胸,就只有岑禛这个外来人口还是第一次接触。

    游戏场地是由50个等边三角形房间组成的区域,每个房间在三面墙上各有一扇门,开局每队的哨兵和向导会被打散,蒙住五感被随机带入一个房间。

    游戏时常为1个小时,采取积分制,积分获取方式一是:收集被放在房间天花板上的徽章,共有二十五枚,首次获取的队伍每枚徽章得2分;二是:摘掉敌方对手胸前的号码牌,即能抢夺对方拥有的徽章,被摘号码牌者10分钟不能移动,游戏结束时各个队伍每拥有一枚徽章记1分。

    游戏正式开始后,向导可以自由进出各个房间,但哨兵必须等到自身队伍的向导进入所处房间,成功会合后才能移动。

    为了防止出现天崩开局,未与哨兵会合的向导以及未与向导会合的哨兵不能被攻击。

    总体来讲,向导越先在这50个房间中找到自家哨兵,对战局就越是有利,因为每个房间都是空的,除了白墙就是白墙,连把凳子都没有,要想取得三米高天花板上的徽章,就只有哨兵的弹跳力能够做到。

    向导识别哨兵在哪个房间有一个很bug的方法:标记。不管是临时标记还是长期标记,两者都能建立精神链接,从而得知对方的思想,区别只是感应强弱而已。

    这也是迷宫游戏在联谊会上最大的作用,本来就是为了促成配对而生的,当然是竭尽所能让参与者产生亲密的联系。

    为了抢占先机,大部分哨兵和向导都默默在比赛正式开始前进行标记,其中就包括了男一和男二,这也是为什么每个队伍都有一个准备室的原因。

    因为先前互相不认识,男主也就比较扭捏和保守,他们死撑到现在才在角落里进行标记,并且采取的是临时标记,这也称为医用标记,一如其名,向导医生在医治受伤的哨兵时通常会采取这种标记方式——向导将手掌贴在哨兵的腺体上。

    这种标记持续的时间大约是两到三个小时,标记后向导能隐约感知到哨兵的情绪和方位。

    岑禛还在看曜金有些不好意思地解开颈带,眼前忽然冒出来一抹晃眼的淡金色,连御期待地问:“标记我吗?”

    “不标。”岑禛没有丝毫犹豫地拒绝了,他怕自己感知两个小时精神病的情绪后,自己也跟着疯癫了。

    “来吗!”连御盛情邀请,他撩开自己坠在肩前的长发,露出底下黑色的护颈,“第一名有2学分啊,这等于你期末可以直接翘掉一门课,向导不都最讨厌飞舰驾驶课了吗,离心力考核很可怕的。”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