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间不界 - _分节阅读_162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事实上,也确实没有什么万物复苏,龟裂的土地重新焕发出生机,朝阳再次升上高空的奇迹发生,依旧是和早晨如出一辙的干涸开裂黑土地,一切皆笼罩在黑暗之中,茫茫不知边界,偶尔拂过的风中只有灰尘和泥土的气味。

    连御就站在入口处等着他,掌心中悬着一盏熟悉的纸灯,是这片已经变得广袤无垠的地界中唯一的光亮和色彩。

    恍惚之间,岑禛想起了他第一次踏足这个地方的时候,那时这里狭窄幽暗的厉害,而连御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心里谋划的是如何博取他身为向导的同情心,试探他,给自己谋求利益。

    “这盏灯,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它。”岑禛上前一步,与连御并肩而立。

    “为什么会这么说?”连御问,他放下手,纸灯便晃晃悠悠地往高空中飘去。

    “因为第二天它就不见了。我以为你不喜欢,所以抹去了。”岑禛说,“毕竟它太黯淡了。”

    “确实很黯淡。”连御抬起头,“你说它可以为我指路,但你看,随便往高处飘一飘,就只剩那么点亮光了。”

    “……”或许我真应该努力一下,给连御的精神空间里变个太阳出来?岑禛四处望了望,想起一个他始终觉得奇怪的问题,“连御……你的精神空间为什么一直这么黑?”

    连御是个怕黑的人,按道理,光亮应该排在他的空间自我修复的第一次序,没有理由在连御已经能看到他人精神体的情况下,精神空间内仍旧漆黑一片。

    或许连御仍旧没有从第一世被困于精神黑洞的阴影里走出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这名对此好无所觉的向导未免也太失职了。

    连御察觉了岑禛此刻的想法,他笑起来,“想什么呢,这里仍旧漆黑一片……当然是因为我想它保持这个状态。”

    “……”岑禛转过头,用目光询问为什么。

    连御对上他的视线,墨绿的双瞳里满是笑意,他不说话,仅仅是再次抬起了头,岑禛突然反应了什么,顺着连御的目光看向高空。

    作者有话要说:嘬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97章

    那盏散发着光亮的白色纸灯幽幽悬在半空之中,好似一只孤独的小船,飘摇在漆黑的幕布里。就在岑禛抬起头的那一刻,纸灯的身边缓缓出现了第二抹亮光,非常细小浅淡,不注意去看根本察觉不了,但这星星点点仍旧极力挣扎着摆脱了黑暗的束缚,展露出它最终的模样——

    那也是一盏纸灯,内里烛光摇曳昏黄,透过洁白的纸,就如同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在偌大深沉的夜幕中与另一盏灯交相辉映。

    紧接着……是第三盏,第四盏,第五盏……纸灯出现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来不及去数,快到目光来不及去追随。它们就像是画家兴起时笔下随性泼洒的颜料,洋洋洒洒,蔚为大观,它们就像是一望无际奔腾流淌的河流湖海,气势汹汹,一望无垠。

    无数盏纸灯构成了绚烂壮观的银河,一路延伸,到达视线的尽头,到达目光的彼岸,就连浩瀚和深沉的夜色也再无法阻挡光芒的脚步,在万盏纸灯的掩映之间,黑暗和阴影溃不成军地褪去,把精神图景的全貌展现在它主人的眼前。

    纸灯仍旧在一簇又一簇不停地绽放,从星星点点到漫天遍野,整个空间都被它们点燃,将眼前的一切变得焕然一新,将一切照耀得通亮而清晰。

    不同于太阳的明亮,不同于月亮的高洁,不同于繁星的璀璨,这千千万万盏灯火温暖、柔和、充满人气,是岑禛亲手为连御的精神世界点亮的第四种光。

    连御小心翼翼地珍藏着,呵护着……也害怕着,怕一不注意,这盏脆弱的灯就不见了。即便他悄悄地复刻了千万盏同样的纸灯,并当做一个惊喜,在向导面前将这些纸灯放飞在天空,星罗棋布,眼花缭乱,但他仍旧在第一时间找到那一盏最为特殊的,最初的明灯。

    岑禛仍旧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磅礴的光景,而连御却很早之前就侧过脸,在一盏盏灯点亮之时久久地注视身边的人,久久地凝望这个他渴望相伴一生的人。

    “岑禛。”连御握住了岑禛的手,他知道他应该说一些浪漫而讨喜的话,毕竟这是他带岑禛进来,给对方创造惊喜的目的,他希望岑禛高兴,希望岑禛更加喜欢自己,但等他真正开口时,吐露的竟然是全然无关的——

    “我怕……”

    连御呼吸一滞,捂住疼痛不已的胸口,又低声重复了一句:“我好怕……”

    “……”岑禛讶异地回望连御,他心中的震撼并未停歇,他不知道连御一直将这些纸灯都藏在那里,但他不得不承认,他被这样的恢弘磅礴,足以堪称浪漫绝色的场景震撼得无法自拔,这是那些高级绚丽的特效无法诠释的美,是他的恋人剖开真心与热血,为他呈上的最为熨帖他心意的礼物。

    可就在这种时刻,连御居然说了一句……我怕?

    “……怕什么?”岑禛与他十指交错,声音轻得好似怕吹熄了嘴边一盏微弱的烛光。

    连御也用力握了回去,“我怕我还有下辈子,我怕我下辈子遇不到你!”

    光是说出这样的假设,连御的身子就微微颤栗起来,他是重生过三次的人,他无法笃定自己不会重生第四次。岑禛毕竟与他情况不同,他是从另一个书外的世界来到这里,或许死后他会回到原本的地方,那连御自己呢?他向来是个贪心的人,甚至会气恼岑禛来得晚了,错过了他的前两生,又怎么能忍受得到后再失去,孤独的再次重生。

    “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

    这话刚刚问出口,岑禛就想明白了,大概是这里的景象太过美好,黑暗褪去光明重现,过去的种种已成云烟,最心爱的人就驻足在身边,然而正是因为过于美好,反而美好的有些虚假,让人害怕一切犹如泡沫,轻轻一点,就破了……连御无法自抑地起了患得患失的想法。

    哨兵的心智已经称得上是很坚强了,饶是岑禛也无法笃定自己就能孤身一人在漫长无望的黑暗中保持理智,能在经历过如此痛苦的过去后还能相信眼前和未来。

    精神黑洞给连御的内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三次重来又让他恍惚于人生的虚虚实实,他害怕有朝一日一觉醒来,他再次回到二十岁,而那个给他点亮第一盏纸灯的人,则永远消失在了长河之中。

    到那个时候,他该会多么绝望啊……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