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雀 - 奶子占卜+公会遇匪(微h) 转生为超Hrpg的色情勇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听说城门口新开了家占卜屋,灵验的很。希尔前几天还像个JK一样,勾着爱莲的肩膀,兴冲冲地分享自己占卜的神奇经历。

    “哇哦爱莲酱你都不知道——!那间占卜屋超——灵验的!我那天进去以后哦,一个神秘的人叽里咕噜讲了一大堆我完——全听不懂的话,然后拿出来一堆超级厉害的东西!”

    希尔夸张的长音听得爱莲脑仁疼,敷衍地“嗯,嗯”应着,爱莲径自处理着手头的事务。

    唔……城东那边的委托已经做完了呢,接下来的订单都是西边的。

    “爱莲酱?爱莲酱?爱莲酱!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怎么都不问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爱莲额头青筋暴起,心想自己怎么会认识这么聒噪的朋友。她头都没抬一下,还在确认着稍后要去的地点与所需物品,顺着希尔的话往下问,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只是语调平到像在念课文。

    “你猜猜看嘛!”

    希尔非常没有眼力见地还想卖关子,爱莲刚好整理完了信息,顺手一巴掌糊上希尔的后脑勺,“快讲!我要去忙了。”

    “他神神叨叨地整了半天,告诉我当天的运势是大凶。结果我那天遇到好多怪事情,去火刃平原做任务的时候手里拿的冰激凌居然一下就化了!”

    这不是废话吗!火刃平原热得要命,爱莲对门住的冰法来自极北之地,怎么说都不愿意踏入火刃平原方圆五十里。

    “还有!我像平日里一样想去找豆豆玩,结果豆豆根本不理我,连门都不出!”

    豆豆是萝塞塔捡来的小狗,就养在公会的院子里。

    虽然只在公会待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希尔做的狗事爱莲已经见了不少了。他说的“找豆豆玩”,大概就是什么抢豆豆的玩具,和豆豆比谁跑得快却把豆豆累得半死,让豆豆给他烤肉自己只顾着吃……之类的蠢事情吧。豆豆不理他也太正常了。

    豆豆:我可能不是人,但希尔是真的狗。

    怜悯地呼噜一把白痴希尔的狗头,柔软的栗发被揉成了鸡窝,爱莲象征性地询问:“还有吗?”

    “那天晚上我去酒馆喝酒,老板居然居然居然——不小心倒成了他用来消毒的酒精!要不是雅各布拦着我别喝,我就死在那里了!”

    雅各布就是爱莲右房的老铁。

    这倒是听起来不大对劲,爱莲也去那家酒馆喝过酒,老板是一个相当严谨的人,整个酒馆布置得像个实验室一样,调酒台放着一堆奇形怪状的试管和精密仪器。理论上来说不应该犯这种弱智错误……

    分不清医用酒精和用来喝的酒,这是只有希尔才会干出来的事吧。

    ……

    今天刚好有个委托会经过城门口,不如顺路去占卜屋看看?

    心动不如行动,爱莲不一会儿就抵达了城门处。

    从外面看,这家店倒是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和其他普通商铺看起来差不多。

    但一走进去,氛围就完全改变了。

    店内四壁都有厚重的绸缎遮光帘,昏暗无比,唯一的光源来自于正中央放着的水晶球,而穿着青色繁复花纹斗篷长袍,看不到正脸的占卜师正坐在其后。

    爱莲腹诽:是没钱开灯吗,黑咕隆咚一片,故弄玄虚。

    “我已经恭候你多时了。”

    低哑的声音幽幽传来。

    人形自走ETC爱莲:你是不是对每一个新客人都这样说?

    虽然心里这么想,爱莲面上还是保持着微笑,“您好,我是来占卜的。”

    占卜师站起了身,点燃了铜香炉。

    “请到这里来。”

    不明所以的爱莲坐在了占卜师面前的软垫上。

    ???!

    占卜师倏地将水晶球塞进了爱莲的乳沟之中,扯开衣领,双手托住她沉甸甸的奶子,十分有技巧地挤压揉捻,白嫩细腻的乳肉从指缝里满得溢了出来。

    冰冷的触感让爱莲打了个寒颤,占卜师嘴里叽里咕噜地念叨着她听不明白的咒文,水晶球被慢慢滚到了爱莲的小乳头上辗转。

    另一边的奶尖也没有被放过,占卜师用做了黑色美甲的纤长手指狠狠地揪着爱莲粉嫩的顶端,她忍不住“嘶”地倒吸了一口气。

    又痛又痒……还有点舒服。

    少说过去了十几分钟,爱莲的乳头被玩得又红又挺,占卜师才放过了她。

    “你今天的运势是……大吉。”

    哈?这就占卜好了?!

    爱莲把衣服重新穿好,狐疑地盯着占卜师看。

    “10G。”

    什么啊!就这?居然还要10G,她跑一单F级委托才只有80G的酬金欸。

    感觉上当受骗的爱莲不满地从口袋里掏出磨损痕迹最重的十枚硬币,丢到占卜桌上。

    一边离去,爱莲一边暗搓搓地腹诽:我看今天运势应该是大凶才对吧,一大早就被无良商家拉入消费陷阱。

    ~

    心情有些低落地把手里的订单都跑完了,爱莲回到公会交任务时却发现大厅里空荡荡的,保险库的门大开着,萝塞塔也不知所踪。

    “爱……莲……”

    爱莲定睛一看,才发现雅各布捂着流血的小腹,鼻青脸肿奄奄一息地躺在前台的桌子旁边。

    “雅各布!发生什么了?!”

    爱莲眉头紧锁,扶起雅各布,打算给他做紧急伤口处理。

    虽然来到冒险者公会的时间不长,但是公会的成员们对爱莲都很照顾。嘴上不说,爱莲其实还挺喜欢这里的。

    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很是焦急。

    雅各布拂开她的手,自己撑起身子,说:“有个匪徒趁着大家都在外工作,偷偷潜入公会,撬开保险库抢走了金徽章……萝塞塔和我正好撞见了这一幕,他打伤了我,把萝塞塔掳走了。”

    萝塞塔只负责文职工作,根本没有战斗力。被能打伤E级冒险者雅各布的匪徒绑架,恐怕凶多吉少。

    “他还留下了一封邀请函。”

    雅各布拿出了一封带血的黑色邀请函。

    爱莲低头看,鬼画符般的字辨认起来有几分困难,“12:00,月溪山谷之巅,不见不散……”

    末尾还画了个小丑脸。

    “爱莲……其他冒险者如今都不在公会,虽然十分凶险,但……我现在正式以中心城冒险者公会的名义发布E级委托,指名爱莲前往月溪山谷,击败入侵公会的匪徒,抢回金徽章,营救萝塞塔。你……愿意接下吗?”

    理论来说,出于对冒险者安全的保护,公会是不允许冒险者接下超过自己等级的委托的,但是指名委托除外。

    爱莲坚定决绝地颔首,“就交给我吧。”

    这时,位于城镇广场中心的大钟开始了整点报时,叮叮咚咚地,响了正正好好11下

    爱莲之前和希尔一起去过月溪山谷收集炼金素材,从山脚到山顶,一路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约莫花费了两叁小时,现在居然距离邀请函上的时间只有一小时……

    “没时间可以浪费了,你快去吧,爱莲老弟,我没事的。”,雅各布故作轻松地一笑。

    不放心地留下一些治疗药剂,爱莲立刻动身,前往月溪山谷。

    ————————————————————

    欠了两章加更,在写了在写了!

    (土下座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