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雀 - 【150收藏加更】哥布林抹布璧尻上 转生为超Hrpg的色情勇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阿特拉斯奶凶奶凶地,从喉咙深处发出咕噜咕噜的吼声,正如猫逗老鼠似的,恣意地用火球清理着杂鱼。听到爱莲惊慌的呼救,他立刻就丢下了手里半死不活的沙盗喽啰,循着声,透过黄沙,扑扇着翅膀飞了过去。

    “呜哇啊啊!”

    爱莲尖叫,搂着马脖子,被失控的头马甩得起起伏伏颠来颠去。头马一乱,沙盗的阵型被冲散,再加上阿特拉斯对这些非智慧种族的天然威压,其他的马匹们也跟着像疯了一般狂奔了起来。

    沙盗们顿时溃如散沙,不得不全神贯注地安抚控制自己的马。若是不慎坠马,被这些狂暴的强壮马儿后蹄一踩,非死即伤,哪还有心思再来攻击爱莲和阿特拉斯。

    他们想不明白,平日里训练有素听话温顺的马,这时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狂暴了起来。一同战斗的伙伴现在倒是成了最大的危险。也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跑啊!”,他们便一个接着一个地弃马逃走,完全不顾失控的马儿,与躺在沙土里,被踩得少说断了几根肋骨的头目。

    阿特拉斯也没有接触过马,他一靠近过来,头马反而因为害怕挣扎得更凶了。它凄厉喑哑的嘶鸣震得爱莲耳朵生疼,似是怕极了,头马后蹄跺地,扬起的沙尘遮蔽了阿特拉斯的视线。等阿特拉斯再次能够看清东西时,头马已经带着爱莲不见了踪影。

    头马之所以能成为头马,也是有原因的。它飞速驰骋着,粗粝的风打在爱莲娇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红痕。爱莲一开始还在喊着阿特拉斯的名字,后面意识到自己的尖叫声也有可能刺激到头马,她再怕也抿着发白的嘴,不敢出声。

    汗珠从额角滑下,停在浓密的睫毛上,又滴进了爱莲的眼睛里,最后沿着颧骨掉在她抿成直线的嘴角。好咸,爱莲分不清那到底是汗还是泪水。

    头马跑了许久,久到爱莲都有些习惯了颠簸,它突然逐渐缓下了脚步,在一片绿意盎然,还有清澈湖水的绿洲处停下了。

    阳光太晒了,爱莲又热又渴。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地方?该不会是海市蜃楼吧……这样想着,爱莲的身体还是诚实地翻下了马,弯下腰,伸手去触碰湖水。

    好冰!

    居然不是海市蜃楼或者幻觉,爱莲热得发晕的脑袋总算恢复了些思考能力,她捧起清凉的水往脸上拍,洗去和汗水混在一起的尘土。头马这会倒迈着小碎步,甩着尾巴,姿态优雅地站在爱莲身旁,伸着舌头汲取湖水。

    爱莲叉着腿坐在岸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用手指划水,也不管头马能不能听懂:“你把我带哪儿来了啊?待会记得原路把我送回去,不送,我就……我就把你毛拔了卖钱。“

    爱莲异次元空间包里放了传送石,因而并不害怕找不到回去的路。只要成功安全地下了马,她就不慌张了,甚至还有几分闲心和头马调笑。她把头马这种非智慧生物与沙盗分得很清,若带自己来这的是沙盗,她怎么说也要把人揍得脱了半层皮才肯罢休的。但马……总归它们在沙盗眼里和手中的枪没什么区别,是个随意能丢弃更换的工具罢了。

    头马听到这话,耳朵耸立,下一秒就四蹄生风,“哒哒哒”地跑了。

    “喂!你——”

    爱莲又被溅起的沙石糊了一脸,作〇康状伸出的手愣愣抬着,半晌才放下。

    感觉自己刚刚想那么多有一点好笑呢,哈哈。

    重新洗净面庞,爱莲歪着脑袋,在小包里翻找传送石。异次元空间里东西又多又杂,尤其是传送石这样的小物件,找起来很是麻烦,这也是爱莲之前没把剑放在小包里的原因。

    即使每次发生这种事情后,她都下定决心要整理小包,但……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忽而,爱莲敏锐地发现,远处似乎隐隐约约有什么正闪着光,好奇心驱使着她向闪光走去。

    毕竟在游戏里,闪闪发光的道具一般都是重要物品呢,说不定就是什么……

    诶?

    穿过粗壮的棕榈树,避开多节的仙人掌,爱莲眯着眼顺着光,踩着细沙来到一个黑咕隆咚的洞穴里。四周空荡荡的,连蝎子都没有,偌大的洞穴只有一块橙色的水晶被放在高台上,流光溢彩,似是有魔力一般,爱莲的视线一移到水晶上就再也移不开了。

    在常人眼里,那或许只是一块普通的值钱宝石。但爱莲知道,这是……这是……这是开启勇者秘宝的第二把钥匙啊!!

    她雀跃地,叁步一蹦跶,露出笑容迎接这意外之喜。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拿到第二把钥匙,开心~呜呼!

    触手微凉,看起来热烈又温暖。将水晶牢牢握在手里,爱莲爱不释手地把玩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把它放进了小包里。

    还是放包里安全。

    继续翻找之前没找到的传送石,爱莲突然听见一声微弱的“咔哒”,像……机关的声音。

    不祥的预感充斥着她的大脑,战斗的本能操控双腿,在意识到不对之前,爱莲就如离弦的剑般冲了出去。然而没想到的是,来时的路已被巨石堵住,爱莲终究无路可逃,地板在塌陷,她也随着下落的石块一起掉了下去。

    ……

    “哎呦!”

    爱莲护住头部,像个球似的在乌漆麻黑的斜坡甬道里一路滚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不知撞在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

    揉揉二次创伤的额角,爱莲咒骂出声,“什么东西,爱丽丝梦游〇境吗,疼死我了。”,她双手撑地,想要从趴着的状态支棱起来,却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似乎不太妙。

    她……被卡在墙里了。

    弯曲膝盖,费力地勉强将自己改成跪趴的姿势,爱莲全身发力向后撑,腰肢扭扭,企图把自己拔出来。不过介于爱莲的胸腰比实在有些大,对于腰身而言,仿佛量身定制般正好卡住的洞,胸部却怎么也进不去。爱莲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累得满头大汗,但丝毫没有能出来的迹象。

    “呃啊啊!真要命!我怎么卡进去的啊!!”

    鼓着脸抱怨地嘟囔着,爱莲卸了力趴着休息了几分钟,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能不能把手从洞间伸过去,用传送石直接传送走……?

    想到就做,她深吸一口气,收紧腰间的软肉,为手腾出空间,小心翼翼地去摸绑在大腿上的空间小包。

    ……果然不行,只到手腕就过不去了,她为什么要用腿包啊!!!根本够不到!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爱莲垂头丧气,要不是因为怀孕她腰围粗了些,要不是今天早上摄入的糖分多了些……说不定就拿到传送石了呢。

    “嘎嘎!以后这里就是本大爷们的领地了!”

    “耶!”、“呜呼!”、“哇哈哈!”

    背后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与叽叽喳喳的吵闹声音渐行渐近,隔着墙壁爱莲并不能听得很清楚,但还是能够依稀辨别出,这似乎并不像是人类的声音。

    “咦?这里怎么有个屁股!“

    “嘎嘎嘎!是个人类雌性吧。“

    “耶!“、”呜呼!“、”哇哈哈!“

    谜之声已经离她很近了,听起来应该是绕着她围了一圈。虽然什么也看不见,爱莲仍能感受到炙热的目光们正盯着她的……下半身。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就算感觉不像是友好NPC,她也只能……爱莲咬唇,纠结地喊,

    “你好——听得见吗——请问——能帮帮我吗——我被卡在这里了——”

    “她说要我们帮忙?”

    “我们要帮她吗?”

    “嘿,这屁股长得真不错,嘎嘎!”

    “人类的雌性,让她当我们的容器!”

    “说得对!嘎嘎嘎……正好之前领地里抢来的雌性都死掉了。”

    “耶!”、“呜呼!”、“哇哈哈!”

    墙壁另一侧的哥布林们七嘴八舌地讨论出了结果,而爱莲只能模模糊糊地听见叽里呱啦的声音,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危险的事情。她无助地扯着有些嘶哑的声音寻求着未知的路过者的帮助。

    “你好——听得见吗——你好——”

    “嘎嘎,我们会帮你的,别叫了!”

    为首的哥布林假装友好地回应着爱莲的呼救,手却一把拉下了爱莲的裤子。

    屁股一凉,不知道来者到底是谁,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些什么,爱莲愈发不安了起来,扭着腰胡乱地躲闪,“喂!你在做什么!快拉我出去!”

    哥布林“嘎嘎”笑了几声,:“别着急,在拉你出来呢!你衣服太妨碍我们帮你了!马上就帮你出来!”

    “耶!“、”呜呼!“、”哇哈哈!“

    小哥布林们也跟着表示支持。

    对着摇晃的大白屁股咽了咽口水,哥布林肮脏的手掐着爱莲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只有声音听起来很用力地向外拔。说实话,哥布林的行为与其说是帮忙,更像是在揩油。

    那双手时不时就顺着爱莲美妙的曲线,从腰间滑到高高翘起的屁股上,哥布林假惺惺地道歉说:“不好意思啊,你皮肤太滑了!”,然后尖利的指甲就在浑圆的白软屁股上戳出一个个凹陷的小坑,还要狠狠地掐上一把才肯重新放回腰上。

    这样的过程重复了好几次,爱莲就算再笨也该知道这群看不到脸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在大手有意无意地拨弄着有些濡湿的棉质内裤时,她终于忍无可忍地挣扎了起来。

    “放开我!”

    ——————————————

    本来想一鼓作气直接写完,结果就十点了

    星期一有早课,我得洗洗睡了,乌乌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